Hello...

喝酒鴨子。

他來了他來了他終於來了——我的月亮,他何時才能發現我對他的偏愛呢?看看我,回頭看看我,然後擁我入懷中吧…


【轟出】神愛世人

·轟出。

·ooc。

·吸血鬼轟x牧師久。

·瞎姬霸寫。

·寫一半發現用的繁體,但是懶得換成簡體了…閱讀應該沒啥問題。










神愛世人。

 

轟焦凍在耶穌像下站了許久,那個被訂在十字架上的耶穌被透過七彩玻璃的陽光照耀,蒼老的臉龐倒是投出一股慈祥,禁閉的雙眸似乎下一秒回睜開似的。

 

那個綠髮男人從教堂的大門外走進來,黑色的牧師服隨著他雙腿的走動蕩出一片漣漪,銀白色的十字架在他胸前晃動,隨著光線緩慢地爬上十字架身,那十字架反射著耀眼的光芒。

 

“轟君。”



那綠髮男人叫了他一聲,轟焦凍轉過頭,幾乎是迫不及待地朝他奔去,但在慘白的手指即將觸碰到那男人胸前的十字架時,他停了下來。

 

“綠谷。”

 

轟焦凍低頭叫了那男人的名字,他單膝跪下,兩隻似寶石般通透的瞳眸溢出強烈的、前所未有的愛意與思念,似乎只要那雙眼眸與綠谷的眼眸接觸,那裡面瘋狂且強烈的愛意便會化為潮水將他淹沒。

 

“轟君,其實你可以不必這麼跪著…”

 

綠谷出久哭笑不得,他越過轟焦凍,走上耶穌像前的祈禱台,翻開那張小小木桌上的聖經。

 

他在耶穌面前吟誦,他在宙斯面前懺悔,他誠心誠意地閉著眼,轉過身卻抱住了一位吸血鬼。

 

他有罪。

 

聖母瑪利亞給予她的孩子們麵包和牛奶,可是犹大卻為了三十塊銀元站起身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

 

可世人無罪。

 

綠谷出久睜開眼,轟焦凍站在台下望著他,眼中是是不可掩飾的癡迷,他癡狂,他絕情,他靈敏,他也多情,他手捧聖經為世人祈禱,他見證神明原諒世人,他閉著眼,他裝作看不見——於是他為自己蒙上白色布條。

 

神愛世人,可神不愛綠谷出久。

 

他是值得被原諒的嗎?他是值得被愛的嗎?他應該下地獄嗎?他應該上天堂嗎?

 

他思考著,思考著,溫熱的指尖被另一隻手觸碰。



那隻手慘白,骨節分明,冰冷地沒有一點溫度。但是那隻手卻進而包住了他的手,他抬頭,撞進一汪清澈通透的湖中。

 

水波湧起,那一刻,轟焦凍將他拽出苦悶的人間。

 

從此,他便情願被轟焦凍抱在懷中,將十字架扔在羊絨地毯上,將牧師袍扔到木椅子上,轟焦凍將臉埋進他的頸窩,尖利的犬齒咬破他的脖頸,他握緊拳頭,張嘴喘氣如一條脫水的魚,男人的皮膚冰涼地讓他顫抖,但他也依然伸出手臂擁抱對方,張開雙腿環住對方勁瘦的腰肢。

 

他無畏,他也不悔。

  

因為轟焦凍就是他的神。

 

轟焦凍看著閉眼祈禱的綠谷出久,站在耶穌像前的他也被陽光所照耀,陽光為他鍍上一層金光,他閉著眼吟誦聖經,以平穩的聲線誦出聖經的內容,像是一位神。

 

一位真正普愛眾生的神。

 

但依舊是神愛世人,不愛轟焦凍。

 

當他被反綁在木頭上,火焰燒毀了他的左臉,台下圍觀的人群便犯了罪。

 

他們殺死了轟焦凍,這是極大的罪惡。

 

可是綠谷出久沒有。

 

他也撲入火海,他緊緊擁抱著轟焦凍,身上的牧師袍被火舌舔舐吞噬,變得殘破不堪,但是他的臉上是明媚的笑容,他伸手撫摸轟焦凍的右臉,他抬頭親吻轟焦凍的嘴唇——他愛著轟焦凍。

 

他也拯救了轟焦凍。

 

他在火海中清洗他的罪惡,放棄了他的牧師袍,但也奪走了轟焦凍的心。

 

從此,綠谷出久就是轟焦凍的神。

 

他們牽手,他們擁抱。他們親吻,他們做 愛。他們是對方的神,他為他解下眼前的白布條,他將他拉下被火焰包圍的木頭——

 

世人有罪,他們無罪。

 

神愛世人。

 

但神不愛綠谷出久與轟焦凍。

 

 

END


記錄

2018.11.24  28910
2018.11.25  28910
2018.11.27  28910
2018.12.7    28910

【胜出】记忆存储信封

·cp胜出。

·严重ooc。

 


“先生您好,这里是‘记忆存储信封’代理服务。请问您要存储关于什么事情的记忆呢?”

 

“请帮我存储关于‘爆豪胜己’的记忆。”

 

“好的先生。(敲打键盘的声音)请设置您的存储时间。”

 

“(深呼吸)设置存储三年。”



“没问题。存储三年后是否重新领取回记忆?”

 

“不领取。请帮我彻底清除此记忆。”

 

“没问题。请您开始撰写关于这段记忆的信封。”

  

绿谷出久握着电话的手微微颤抖,他深呼吸吐出一口浊气,血液凝固在唇间依然带着些铁腥味被他嫣红的舌头舔入口中吞入肚里。

 

他抬头仰望夜空中繁星,猎户座闪着耀眼的光芒印在他翠绿的虹膜中,他眨了几下眼,勉强活动几下冻得发僵的手,开口吐出白色雾气。

 

“拜启,爆豪胜己。

     近来身体可好?

  我是你口中的废久,你是我口中的小胜…”

 

我们曾一起踏过溪边用砍下来的大树干架成独木桥,溪水潺潺流过,冲击着石头发出的哗啦声让我害怕,你紧紧抓住我的手眯着眼带着一副嘲讽的表情将我带过那座桥嘲笑着我的胆小…

 

“废久连过一座桥都害怕呢!”

五岁的爆豪胜己嚣张地勾着嘴角,捏着绿谷出久的手高高举起,眼里流露出属于小孩子的骄傲。

“喂废久,是我把你救过来的哦!”

“嗯!小胜最厉害了!”

 

我们曾并肩走过回家的那条小巷,你不耐烦地一边骂我一边为我贴上创可贴,硝化甘油的味道灌满我的鼻腔,你的爆破落在我身上不痛不痒,却使我看起来狼狈不堪。

 

“烦死了你这个废物非要一天到晚搞这搞那,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从楼上扔下去让你去死!!”

“小胜别这么说啊…说到底还不是小胜的错…哎呦!”

绿谷出久扁着嘴任由爆豪胜己以看似暴力的样子为他涂碘酒,刺痛从伤口处传来让绿谷出久抖了两下。

“活该!”

爆豪胜己咬着牙骂到,手上的动作倒是放轻了不少。

 

我们曾真正地用拳头互相干了一架,虽然我还是打不过你,虽然我们俩看起来都很狼狈,虽然我们最后被罚了禁闭。

 

“我操!”

爆豪胜己一脸凶恶地拖着地,仿佛与地板有什么不解之仇一般,绿谷出久绑好垃圾袋准备拿出去丢却被爆豪胜己叫住了。

“小胜有什么事吗…”

他无奈地转过头。

“你他妈的脖子不许贴创可贴!”

听着这话,绿谷出久僵住了。

脖子下,是两个还未彻底消失的吻痕。

 

我们一起度过了很多很多时间,你的身影几乎贯穿了我的一生,你是我的挚友,是我憧憬的对象,是我的爱人,是我的一切。

 

我们曾在流星划过的夜空下许愿,我们曾在同一个书桌上写作业。记得有一次我在思考数学题时听见了你叫我的名字,我抬起头确正好擦过你的唇,在堆满数学题,自动笔和现代文阅读题的书桌上,你第一次吻了我。

  

现在,不仅我是人民的英雄,你,也是我的英雄了。

 

再见,小胜。

 

“存储记忆完毕,感谢您的参与,再见。”

 

 

【英雄“人偶”于xxxx年xx月xx日因与敌人“雪怪”对战去世。爆心地,焦冻,轻灵等英雄出席其葬礼。】

  

【爆心地称一定要让敌人“雪怪”生不如死。】

 

【记忆存储信封服务大火,称只能在死前存储记忆。】

 

“您好,这里是‘记忆存储信封’代理服务。请问您要存储关于什么事情的记忆?”

 

“请帮我存储关于‘绿谷出久’的记忆。”

 

 

END.


【轰出】絕報——我怀疑我上铺的兄弟暗恋我

*轰出。

*ooc。

*没捉虫。

 

 

 

 

 

 


>絕報——我怀疑我上铺的兄弟暗恋我

 

 

 

 

SHOTO_芥麦面赛高:报主好,我想来下个单。标题就叫:我怀疑上铺的兄弟暗恋我。

 

絕報主:好的,请说O(∩_∩)O。

 

SHOTO_芥麦面赛高:照例先介绍一下本人吧。本人颜值大概6、7分左右,自认为还算可以。我住的寝室是四人间,上铺的兄弟就叫他m好了。m是那种安安静静有点腼腆的学霸,学习很好,长得其实也不错。照我们班女生的话来讲大概是“可爱受”这样子,虽然我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SHOTO_芥麦面赛高:我和m本来并没有什么交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开始来找我搭话,然后莫名其妙开始有一种想要和我走得特别近的感觉。吃饭,上课,打球什么的都要叫我一起去,就连洗澡一样要拉着我一起去。

 

SHOTO_芥麦面赛高:有一次,隔壁班的一位女生把我叫出去了,递给我一封信。是什么信我就不讲了,都心知肚明。然后我特地注意了一下m的表情,他一直皱着眉头,一脸不快地拿笔戳纸,注意到我的视线的时候神态又明显变得纠结起来,然后跟我笑笑就又低下头去了。

 

絕報主:可爱受wwww人家看起来是很明显的喜欢你呀wwwwwwww两个男孩子aaa!

 

SHOTO_芥麦面赛高:即使报主你确定他很明显喜欢我…其实我在心里也快从怀疑转为确定了otz。

 

SHOTO_芥麦面赛高:后来他拉我洗澡的时候问了我「轰君有喜欢的人吗?」的时候,我再三确认他看起来不像是会肛我的样子,我才回答「没有。」

 

SHOTO_芥麦面赛高:他似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但是很快又心不在焉起来。直到他把头发错拿我的毛巾时我提醒他「m你拿错毛巾了,这是我的。」的时候他的脸猛得变红了,接着语无伦次起来。

 

SHOTO_芥麦面赛高:…说实话、其实,他有点可爱的。

 

絕報主:哦哦哦哦!  单主你也要不直了wwww  幸灾乐祸xxxxd

 

SHOTO_芥麦面赛高:请报主不要说那种话。

 

SHOTO_芥麦面赛高:还有、一次半夜我醒了想要上厕所,但是一睁开眼就看见他的头从上铺探下来盯着我…即使他长得可爱但是这样实在是太吓人了。

 

SHOTO_芥麦面赛高:于是我问他「m你有什么事吗?」  他盯了我几秒钟以后幽幽地回了我一句「没有。」 之后就去睡觉了。剩我一个人在夜里摸不着头脑。隔天问他怎么回事他也支支吾吾的,总之就是不说为什么要那样。

 

絕報主:肯定是那种「半夜起来看看心仪对象睡颜被发现了」那种!小男生的暗恋啊wwww啊——超可爱!

 

SHOTO_芥麦面赛高:请报主不要这么说把…挺可怕的?

 

SHOTO_芥麦面赛高:但是如果他要跟我在一起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倒不如说我其实有点喜欢他…想想来跟他结婚也不错…。

 

SHOTO_芥麦面赛高:啊不好意思。这个单子就到这里,请帮我发出去吧。

 

絕報主:没问题wwww!

 

 

END.


【all出】不曾改变的自我谋杀论(五)

☞人物设定
绿谷出久:现居敌联盟,但并未加入。对外宣称无个性,实际个性无法得知。似乎不了解任何真相,实际???依旧崇拜英雄,已抹杀成为英雄的想法,所做一切自认为是“为了妈妈必须去做”。造出绿谷001号。
与心操人使似乎有不同寻常的关系(有待考证)与斯坦因有过过节(有待考证)与荼毘的关系(不明)
  
绿谷001号:绿谷出久造出地机器人,外形与绿谷出久极其相似。不同点为泪痣与眼下极为浓重的黑眼圈(似乎与谁有关)对自己的制造者怀有某种感情。
 
·ooc极为严重。
·题文无关【高亮】
·无明确主cp,all出涉及。
·涉及较多部分的cp也会打tag。
·试水部分。爽文产物。
  
 
 
·作业没写完的摸鱼…。睡了睡了溜了。
 
 
 
 
进入班级,在一片吵吵嚷嚷中,绿谷出久选择闭眼睛捂耳朵趴在桌子上用不看不听不知道的方式来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直到班主任相泽消太进入班级勒令他们安静时,他才坐直起来。
 
本以为第一节课是理论课,但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一节课竟是个性掌握测试。
 
还是最后一名就要被开除的测试。
 
绿谷出久呆站在一旁看着爆豪胜己一边一脸凶恶地喊着“去死吧”这种危险言论一边发动个性把球扔了出去,那小小的球伴着爆破声几乎从爆豪手中飞出去,落到地面上时还从中飘出一阵浓烟。
 
“705.2米。”
 
相泽消太看着爆豪胜己扔出来的数字,有气无力地播报着。
 
“下一个,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拾起球,满脑子都是刚刚爆豪胜己的投球结果。
 
他双脚分开,压低身子,手臂后扬,做出一个标准的投球动作。
 
他记得,有人曾经教过他如何不使用个性而能将球投得足够远。只是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脑袋中拥有的记忆,不知身体也能否找回之前的记忆?
 
绿谷出久深吸一口气,搜索着熟悉感,正预备投出那一球时,手臂却被什么东西勒住了。
 
转头,相泽消太正使用拘捕器绑住了他的手腕。
 
“我说,你这个小鬼。”
 
相泽消太手臂一用力,将绿谷出久拉到自己跟前与他头贴头警告他。
 
“我劝你最好把自己的个性发动出来,不要跟我耍什么即使不使用个性我也能投很远的花招。这里不是你用来吸引目光和人气的地方。”
 
被那严厉的目光一瞪,绿谷出久心脏跳得飞快,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手一般,伸手扯住相泽消太将要收起来的拘捕器,低声问道:“没个性,也能成为英雄吗?”
 
“你说什么?”
 
相泽消太没听清楚他的话,眯着眼将本快要拉远的距离又拉近了一些。
 
“没什么。”
 
绿谷出久放开拘捕器,挥挥手重新走到投球位上拾起球,摆出之前的姿势,球顺着手臂给予的力量在众人的眼光中飞向高空,远远的落在地面上。
 
成绩是——
 
“705米。”
 
 
“705米?等等、他有使用个性吗?”
 
“没有吧…”
 
“没有使用个性也能扔这么远?!好厉害!”
 
绿谷出久听着众人不可思议的声音,低头看着自己刚刚扔球的手——身体依旧有记忆,但是力道没有掌握好,手拿球也不大稳…
 
他分析着自己刚刚扔球的一系列动作,丝毫未看见自己背后怒气快要实体化的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没有使用个性就将球投到了他使用个性后才能投到的相接近的距离这一认知让爆豪胜己很生气。
 
明明几个月前还是一个无个性的废物,明明几个月前还是一个只会跟在自己后面的废物,明明几个月前还只是一个软弱无能的废物!明明几个月前…几个月前…
 
但是为什么他会在这几个月里变成这样!
 
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胸口剧烈起伏着。
 
明明只要随随便便考个学校就好,明明只要跟在自己身后一辈子憧憬着那永远实现不了的梦想就好,明明只要当个普通人就好…
 
凭什么,凭什么要赶上来?!!!
 
 
tbc.

【all出】不曾改变的自我谋杀论(四)

☞人物设定
绿谷出久:现居敌联盟,但并未加入。对外宣称无个性,实际个性无法得知。似乎不了解任何真相,实际???依旧崇拜英雄,已抹杀成为英雄的想法,所做一切自认为是“为了妈妈必须去做”。造出绿谷001号。
与心操人使似乎有不同寻常的关系(有待考证)与斯坦因有过过节(有待考证)与荼毘的关系(不明)
  
绿谷001号:绿谷出久造出地机器人,外形与绿谷出久极其相似。不同点为泪痣与眼下极为浓重的黑眼圈(似乎与谁有关)对自己的制造者怀有某种感情。
 
·ooc极为严重。
·题文无关【高亮】
·无明确主cp,all出涉及。
·涉及较多部分的cp也会打tag。
·试水部分。爽文产物。
 
 
 
 
·不好意思这章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写啥。完全日常!!(崩溃。)
·不出意外大概会双更…?(下一篇或许会好一点点。只是一点点。)
 
 
 
 

死柄木弔发誓,如果绿谷出久现在抱着的不是001号而是其他人的话,他肯定会掐着那个人的脖子把他捏成一团随风飘散的粉末。
 
他盯着绿谷出久一边泪眼汪汪的抱着001号一边喊着“不想去学校”这类的话,活像一个即将开学的小学生。
 
“如果你来抱我的话我肯定不会让你去学校。”
 
死柄木弔这么想,但是死柄木弔不说。
 
 
被绿谷出久抱着的001号感到很头疼,他盯着绿谷出久,觉得昨天听见自己差点考不上英雄科碎了两次的绿谷出久不是这个绿谷出久一样。他无奈地把快要跪倒地上的绿谷出久扶起来,替他擦掉眼泪:“去学校吧,如果爆豪欺负你的话——叫我的名字,我一定会在你身边。”
 
“真的吗?”
 
绿谷出久吸了吸鼻子,带着哭腔问。
 
“真的。”
 
001号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制造者一步三回头地踏进发动个性的黑雾中,朝他挥挥手。
 
【自己的制造者一直粘着我怎么办,在线等不急,最好没人给我出主意。】
 
 
 
 
绿谷出久踏出黑雾,从校门口一路小跑到班级门口,他盯着这极高大的门深吸了几口气,把抖个不停的腿定住准备拉开大门时,却猝不及防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同学!”
 
“咿!——咦?”
 
绿谷出久被吓了一跳,高度绷紧的神经让他打了个哆嗦,转过头却看见一位栗色头发的女孩正微笑看着他。
  
谢天谢地不是爆豪胜己也不是肌肉兄贵。
 
“谢谢你昨天就救了我!”
 
被绿谷出久认为的“肌肉兄贵”的女孩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脸颊因为激动而蒙上了一层红,可爱极了。
 
“哈哈哈那只是举手之…”
 
“哗啦——!”
 
正当绿谷出久也红着脸准备谦虚的时候,身后的门猛地被拉开,这让绿谷出久和那位女孩双双被吓了一跳转头朝拉开门一脸阴沉的人看去。
 
“你就是绿谷出久——?”
   
“是!”
 
绿谷出久又是条件反射的一抖。
 
“你——你昨天的个性好厉害!!”

“………啊?”
 
绿谷出久盯着这位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眼镜少年,看着他抓住自己的手就是一顿夸与自我反省,好像那些话都化作了实体字向他砸过来,砸得他头昏眼花的。
 
“那个…不好意思?”
 
“抱歉,我还未自我介绍——我是饭田天哉,毕业于私立聪明中学,最崇拜的英雄是英格尼姆,当然,他也是我最棒的哥哥…”
 
绿谷出久再次被迫听着这一大段长达五十秒的碎碎念听到眼睛冒圈。
 
“不好意思…饭田同学?”
 
“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再不进教室就要迟到了哦…”
 
绿谷出久目光乱飘,他实在不适应被陌生人握着手这么长时间。
 
绿谷出久心里苦,但绿谷出久不说。
 
 
 
tbc.

【港耀】我中意你

·港耀。
·ooc。
·题文无关。
 
 
 
  
 
 

王先生这一觉睡得并不大好,他在床上呆坐了一刻钟左右,挥手让我坐到他身边,他说他要跟我讲一些事情。
 
 
王先生全名王嘉龙,是王家的第三个儿子。他的母亲是一个外族女人,长得的确是有风韵,大概是二十岁那年认识了王老家主,俩人这么一对眼,王先生就出来了。后来因为是外族人的儿子,家族里不让留着,王老家主凭着自己的力气也只能勉勉强强给他就个“三儿子”的头衔,给了钱打发这对母子到香港去了。后来王老家主病逝了,大儿子王耀先生一上位,就让王先生从香港迁回来,这事也从这里开始了。
 
 
 
王嘉龙拉着行李箱走出机场大厅,北京的风吹得他前额的头发乱成一通。王耀从车上走下来替王嘉龙拿行李,他看着比自己高了将近一个头的胞弟,拳头紧了紧,打消想要帮他理头发的念头。
 
“姨妈还好吗?”
 
“病了,昨天刚出院。”
 
王嘉龙一边把行李递给王耀一边回答,他比王耀高,很轻易便将王耀的脸色收进眼底,却也不打算住口,跟着王耀一边走一边说下去。
 
“她说想来这里看看。只是身体不允许,也没人放她出来。”
 
王耀听了这话,身子顿了顿,没多久他带了满满悔意的声音传进王嘉龙耳朵里。
 
“我会尽快把姨妈接过来…现在王家也一边倒,嘉龙,你能等等我吗?在等等,好吗?”
 
王嘉龙低头,看着王耀这副神情,张了张嘴,也没再说出些什么,只是短短的一个鼻音,把所有讽刺吞进肚子里。
  
 
 
从机场到王家府邸的路不大远,没多久王嘉龙便随着王耀下车走进大门。
 
自王老家主病逝,这府邸就空了不少,唯一留着的,也就只有王老家主的四个孩子和一些下人和心腹。
 
进了大门王嘉龙便看见年龄最小的妹妹奔过来往王耀怀里扑,她笑得极甜,嘴里叫着大哥却也没把王嘉龙给忽略,从王耀怀里探出个脑袋甜甜地叫了声“三哥好”。王耀拍拍她的脑袋,歉意地朝王嘉龙笑笑,拉着王嘉龙的行李朝他招招手,随着王湾走进大厅。
 
王濠镜也在大厅坐着,他一边盯着账本一边拨弄算盘,直至三人走到他身边他才抬头向三人点点头打个招呼。王湾松开王耀的手,跑到桌前拿了两块糕点,一块递给王耀,一块递给王嘉龙。王耀让下人把王嘉龙的行李抬到楼上去,替他整理房间。
 
王嘉龙接了糕点,在茶几另一边的沙发上坐着,他看着王耀,又看着王湾和王濠镜,他觉得自己和他们的确隔了一个茶几的距离,却又隔了不止一个茶几的距离。
 
这时候,王耀抬头看他,在他匆匆收回的目光下给他沏了一杯茶,笑着对他说:“嘉龙,你同濠镜一起管账,好吗?”
 
王嘉龙盯着那杯茶,也只是愣愣地应着:“好。”
 
 
王嘉龙同王濠镜一起管账,平常见着王耀的机会也是很多的。王濠镜算账,王嘉龙就去报账。账目报上去了记进账簿里,他要亲自拿给王耀批。王耀批账很认真,他把刘海别到耳边,抿着唇一行一行地看账本,看完一本就拿着笔在上边签字。一本账本挺厚,一页一页地签字是很麻烦的,但是王耀不嫌麻烦,他依旧是一页一页地看,一页一页地签,有时是从清早签到大中午,太阳光透过纱窗照着王耀的侧脸,也照进了王嘉龙心底。
 
 
这情形也只持续了三年。
 
王嘉龙在像往常一般给王耀签账本,准备拿了签完的账本回账房的时候被王耀叫住了。
 
“怎么了?”
 
他疑惑地看着王耀。
 
“嘉龙,我…我很对不起…我很抱歉、但是,你的母亲…”
 
王耀没在说下去,他的声音已经带上点哭腔了。
 
王佳龙啊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出王耀的房间,他只记得后来的两个月内,他再也没进过王耀的房间。但是他明白,他看到了一切。
 
母亲的死亡并没有给他带来过大的悲伤,他与母亲的情谊并不是很深。那个女人一到香港就对她不管不问的态度他依旧记得清晰。只是他不知为何自己会不愿进入这间房间,明明不知却也明白——他在害怕。
 
他站在王耀房间门口,他看着王湾进入,听见里面的争吵声,再看着王湾摔门而出。他看着王濠镜进入,再看着王濠镜走出房门轻轻地把门带上。他看见了很多,但是他从未进入过。也没人让他进入过。
 
他突然想起刚来这里时的那张茶几。
 
 
 
王耀叫王嘉龙进到房间里时,他的身体已经很弱了。
 
他坐在床上,王嘉龙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两人皆沉默着。最后不知是谁先开口,打破了这沉默,两人也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嘉龙。”
 
“嗯。”
 
王耀叫了一声,王嘉龙也应了一声。
 
“我爱你。”
 
“大哥?说这话做什么?”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王耀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一遍一遍的说着。
 
“我爱你。”
   
“我也爱你,大哥。”
 
王耀听着王嘉龙这声应答,却笑了。他垂着眼抿着唇,静静地笑着。
 
“我爱你。”
 
他边笑边说。
 
“你也曾像我这般爱你?”
 
“我也爱你。”
 
王耀听着王嘉龙的话,笑着笑着竟脱力般躺在床上。
 
“你可曾像我这般爱你?你可曾…你可曾明白?”
 
说着,他闭上了眼。
 
 
 
这事到这里算是结束了,王先生坐在床上,他转头看我,良久,他又睡下了。
 
隔天,王先生便走了。我见了王先生最后一面,收拾东西回了家,突然想起些什么——要让王耀先生和嘉龙先生团聚才行。
 
于是,王先生的墓碑便立在王耀先生的碑边。
  
 
END

【all出】不曾改变的自我谋杀论(三)

☞人物设定
绿谷出久:现居敌联盟,但并未加入。对外宣称无个性,实际个性无法得知。似乎不了解任何真相,实际???依旧崇拜英雄,已抹杀成为英雄的想法,所做一切自认为是“为了妈妈必须去做”。造出绿谷001号。
与心操人使似乎有不同寻常的关系(有待考证)与斯坦因有过过节(有待考证)与荼毘的关系(不明)
  
绿谷001号:绿谷出久造出地机器人,外形与绿谷出久极其相似。不同点为泪痣与眼下极为浓重的黑眼圈(似乎与谁有关)对自己的制造者怀有某种感情。
 
·ooc极为严重。
·题文无关【高亮】
·无明确主cp,all出涉及。
·涉及较多部分的cp也会打tag。
·试水部分。爽文产物。
 
 
 
 
 
 

绿谷出久努力忽略治疗女郎对于自己的治疗方式,活动活动酸软的筋骨准备回家等结果。
 
然而生活并不打算放过他。
 
“废——久——!”
 
那专属于绿谷出久的恶劣称呼成功透过人潮传进绿谷出久耳朵里,即使四个月没有见面,绿谷出久的身体还是找回了四个月前的感觉,成功的抖了两下。
 
爆豪胜己黑着脸从人们给他让出的通道中走来,他狰狞着脸扯住绿谷出久的领子恶狠狠地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咬牙切齿地质问:“你这废物凭什么来雄英考试?!”
 
 
 
 
绿谷出久双目空洞地回到敌联盟总部,他一踏进这表面落魄酒吧实际坏蛋总部的大门就脱力了一般跪下来。
 
准备替绿谷拿书包却被跪的001号:???!!
  
“怎么了?出久。”
 
001号替绿谷拿下书包,扶着吐魂的绿谷在沙发上坐好。
 
“遇到小胜了…本来以为不会这么早遇到…如果我分到英雄科的话那是肯定会遇到的!但是为什么会这么早就遇到啊…才刚刚结束考试他就找到我了…!小胜果然是小胜,就算四个月不见他还是那么凶,不对,是那么有气势…”
  
001号在一旁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制造者碎碎念,伸手给他倒了杯茶让他喝一口润润嗓子在看着他继续说下去。
 
待到绿谷出久说累了,001号才慢悠悠地开口:“那么,考试怎么样?”
 
此话一说出口,绿谷出久就端着茶杯准备抿一口茶的动作就僵住了。
 
“考得不好吗?”
 
“…”
 
“被分到英雄科应该没问题吧?”

“……”
 
收到绿谷出久两次诡异沉默的001号也诡异地沉默了起来。他盯着绿谷出久许久,见他的动作静止到连呼吸起伏的胸口都变得快要静止时,终于开口说出自己目前的想法:“该不会…最后一名吧?”
 
“哗啦”
 
绿谷出久碎了。
 
001号叹了口气,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猜中了。
 
“怎么办…!万一被妈妈知道我没考上,肯定会很伤心很失望的!!”
 
绿谷出久的眼睛迅速蒙上一层薄雾,没一会儿眼泪就开始一滴接一滴往外溢。
 
001号看着绿谷出久的眼泪,开始头疼了。
 
 
“喂臭小鬼,门口有你的信。”
 
死柄木弔翘着三根指头捏着那封信件往绿谷出久怀里丢,绿谷出久接了信件没有把眼泪止住,反而流得更厉害了。于是他又把信件往001号怀里塞。
 
“好吧。我看看…”
 
001号深吸一口气,认命地拆开信件把里面的信纸拿出展开来看了两三行,原本紧皱着的眉头松开来。
 
“怎么样?还…好吗?”
 
绿谷出久捂着眼睛在一旁装鸵鸟。
 
“…你猜?”
 
001号挥挥手中的信纸,盯着绿谷出久逐渐放松却又突然紧绷起来的表情,还是忍不住将真相告诉他:“英雄科,你考上了。”
 
就在绿谷出久止住眼泪正欲露出笑容的那一瞬间,001号又开口了。
 
“但你还是最后一名。”
 
“哗啦”
 
绿谷出久又碎了。
 
tbc.

【all出】不曾改变的自我谋杀论(二)

☞人物设定
绿谷出久:现居敌联盟,但并未加入。对外宣称无个性,实际个性无法得知。似乎不了解任何真相,实际???依旧崇拜英雄,已抹杀成为英雄的想法,所做一切自认为是“为了妈妈必须去做”。造出绿谷001号。
与心操人使似乎有不同寻常的关系(有待考证)与斯坦因有过过节(有待考证)与荼毘的关系(不明)
  
绿谷001号:绿谷出久造出地机器人,外形与绿谷出久极其相似。不同点为泪痣与眼下极为浓重的黑眼圈(似乎与谁有关)对自己的制造者怀有某种感情。
 
·ooc极为严重。
·题文无关【高亮】
·无明确主cp,all出涉及。
·涉及较多部分的cp也会打tag。
·试水部分。爽文产物。
 
 
 
 
 
 

绿谷出久对自己的运气不大抱有希望了。
 
如果说早上他踩到小石子让他马上摔个狗啃泥就能让他晚一点(或者根本没机会)见到爆豪胜己的话,他宁愿多摔几次。
 
绿谷出久悄悄往左边瞥了一眼,意料之中收到了爆豪胜己丢给自己的白眼。
  
还是安静面对考试比较好。
 
 
考试内容不是那么难,简单来说就是碰到有价值的机器人可以打,碰到零分机器人就跑的“游戏”,绿谷出久看着一群人一开始考试便大显身手发挥自己的个性,自己反而优哉游哉地在一旁不知道干什么。
 
跟别人抢机器人?
 
不可能。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才不会做。况且来到雄英考试的人定也是不好惹的,而且他也不想浪费自己的个性来抢那两三分。
  
绿谷出久看着那打打杀杀的一群人,自己从被打成废铁的机器人中捡了一块铁板,然后往一个被打得半残的机器人脚下猛的一甩——
 
那机器人应声倒地,绿谷出久头上地“0”也变成了“1”。
   
绿谷出久:耶。
  
被抢人头的考生:……
 
众人打得正酣,绿谷出久正准备重新捡废铁抢人头时,一声尖锐的女高音从街头传来,紧接着一干人奔跑着,携带着飞扬的尘土往回逃去。
 
绿谷出久感到奇怪,好奇心反而让他逆着人流朝事发点跑去——映入眼帘的是巨大的零分机器人与被压在倒塌的建筑物下的栗发女孩。
 
是早上的女孩!
 
绿谷出久几乎在一瞬间认出了她。
 
要救人了…
 
绿谷出久叹了口气,认命朝那女孩跑去。
 
建筑物坍塌而落下的石块是级重的,这级重的石块好巧不巧,把女孩的腿压住了。即使使用了个性将石块移走,但被压过的腿依旧走不了路。
 
零分机器人笨拙地抬腿,向前迈步。每迈下一步,地面几乎都要抖动一次。看着那绿皮机器人越来越近,那女孩也着急起来。
 
“对不起…你不要管我了,这里太危险了!”
 
“我不要。”
 
绿谷出久拒绝地干脆利落,他抬头看了一眼越来越近的机器人,这么近的距离,自己与一个腿受了伤的人想要跑走,根本不可能。
 
他深吸一口气将架在自己身上的女孩扶着让她坐在地上,自己迎面对上这机器人——不得不使用个性了。
 
绿谷出久屏住呼吸看着面前的机器人,集中精神,几乎在一瞬间,他消失在原地,紧接着便看见他在机器人身后出现,手里还带着一块铁板。他握紧铁板朝机器人的头部砸,这一偷袭让机器人猝不及防,往旁边跌了两步之后就朝绿谷出久攻过来。
 
绿谷出久正抱着铁板在半空中自由落体,他抱紧手中的铁板,抱怨似的哀叫了两声,就与铁板一起砸到地上,扬起一阵尘雾。
 
待尘雾散去,地上除了那铁板与被砸出的大坑以外,绿谷出久不见了——他正携着另一块铁板爬到机器人胸前,抡起铁板就往上面砸。
 
机器人就这么硬生生挨了四五下砸以后,带着胸前砸坏的铁皮与曝露出来的、冒着火花的电线倒下了。
 
绿谷出久从机器人身上爬起来,拖着酸软的身子往回走,没走两步却直直倒下来。
 
累死了。
 
他想。
 
治疗女郎攥着一把糖果走来,将糖果分发给各个身体有受了些小伤的人后朝绿谷出久走去,然后——撅起嘴给了绿谷出久一个吻。
 
“啊??!”
 
周围的学生还是憋不住自己惊讶的叫声。

只见刚才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绿谷出久终于动了动手指,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
 
被一个老人亲了。
 
绿谷出久的脑袋虽然很晕,但他这么想着。
 
 
tbc.